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五十八章 噩梦:其脆易泮,通关!

安南恍惚之间,怔在了原地。

在他心中也为雨果的光辉而赞叹、也终于理解了贝尔纳迪诺的时候……贝尔纳迪诺剩余的人生,就如同幻灯片般挤入了安南的大脑。

那并非是因为贝尔纳迪诺还残留灵智。

而是安南完全觉醒的光之要素,驱散了隐秘之阴影、挖掘出了被隐藏的真实。

就像是看一场漫长的电影般,安南终于洞悉了一切——

让一切走向末路的。

是贝尔纳迪诺的嫉妒之心。

雨果那璀璨而没有一丝瑕疵的理想之心,能够真切的做到“爱一切人”的崇高之举,让他顺理成章的成为了泽地黑塔的继承人。

贝尔纳迪诺,也成了雨果的跟班。

还是塔之子的雨果,就远比萨尔瓦托雷要成熟。

他通过强力的外交手段,顶住了来自黑耀之塔的压力。通过渡让一部分的利益、并承诺会看护好贝尔纳迪诺,换取黑耀之塔撤去了对贝尔纳迪诺的通缉。

如果雨果向他索求什么也好。

他就可以向雨果表露忠诚了。

那样的话,他会化为一条忠诚的魔犬、撕咬雨果的一切敌人。

但雨果什么回报都没有求。

他是发自内心的,因为帮助他人而快乐。

……只是待在雨果身边,就会让贝尔纳迪诺感觉到自卑、嫉妒。

他心中有妒,也有恨。他嫉妒那宛如太阳般璀璨夺目的雨果,也恨那些让他无法独自拥有太阳的……向雨果寻求帮助的其他人。

但贝尔纳迪诺,又无法命令雨果拒绝帮助其他人。

于是他在白银阶时,就自愿放弃了这个世界上可能是唯一的,能够随意复活他人的能力。因此而得到了敲钟佬的认可、成为了他的教宗。

得到了敲钟佬的资源与指点,他走进了“魂之要素”的另一面,选择随意玩弄、操控死者的亡魂,成为了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位承灵僧。

这让雨果对他有些失望。

但雨果还是没有干涉他的决定——他同意了贝尔纳迪诺的想法,允许他离开泽地黑塔。

这段时间中,贝尔纳迪诺一直是无所属的状态。

他在各国挖坟盗墓,名声都不算好。按理来说,这种无所属的黄金阶黑巫师早就该被围剿了……但一般来说,贝尔纳迪诺仍被外界视为雨果侧势力的一员,而雨果也对此没有否认。

贝尔纳迪诺的理性告诉他这是错的。

——但他只是想要拥有更多。

他没有导师也没有同学,没有亲戚也没有家人——因为他们都已经死了。而他也没有什么学生,因为贝尔纳迪诺已经见过了雨果的学生萨尔瓦托雷,就看不上他们。

除了雨果之外,他也没有一个朋友。那愈发衰老的身躯、丑陋干瘪的身体,以及从不为他人着想的自私之心,也让他没有爱人。

贝尔纳迪诺愈发的意识到自己这种丑陋之物,终究是不配待在雨果身边。

但他还是渴望认同、渴望同伴。

——于是他所行之处,便有无数亡魂簇拥着他。他如同是这些亡魂的王。

就像是对着提线木偶喃喃自语的老人一样。

他生活在只有太阳和自己一人的干枯世界中。

即使如此,贝尔纳迪诺依然将雨果视为自己在这个世上唯一的朋友。

终于,他意识到自己时日无多,但雨果却依然还能作为塔之主……接受泽地黑塔的力量而永葆青春。

——他无法接受这件事。

假如自己有朝一日必须死去的话,那么贝尔纳迪诺希望雨果能和自己一起死。

这自然称不上是什么正确的想法……雨果是贝尔纳迪诺唯一的朋友,但雨果却有更多的朋友、也有学生教师和其他要照顾的人。

“所以,这就是贝尔纳迪诺当年能够重返泽地黑塔的原因……”

安南喃喃道。

他还记得,第一次见到贝尔纳迪诺的时候,他就是堂而皇之的出现在泽地黑塔中的。

他那时,恐怕就是作为“敲钟佬的教宗”这个身份,来催雨果去死的。

雨果的寿命早就已经耗尽了,只是依靠圣火还能继续活着。但承灵僧前往泽地黑塔,却并非是为了尽自己教宗的义务……他只是希望自己死的时候不会孤单一人。

而雨果拒绝了他。

他暂时还不想死——但他也没有把失礼的来问“你什么时候去死”这种失礼问题的承灵僧赶出去。

他想着,如果承灵僧能有一个学生,大概会好很多。

尽管承灵僧的名声不怎么好,但他毕竟是雨果的朋友。

所以雨果没有拦下他、更没有攻击他。而是放任他进入到泽地黑塔中,放任他挖自己的学生和导师作为弟子与继承人……

在那个时候,雨果虽然已经成长了许多、也已经被生活改变了许多。

但唯独不变的是那份明耀之心。他依然发自内心的信任着自己的老朋友——被他亲自从泥泞中挖出、从深渊中拯救的贝尔纳迪诺。

他相信贝尔纳迪诺不是天生的恶人,也没有成为恶人的诱因。

……如果贝尔纳迪诺没有拿到贤者之石的配方,他大概的确会在找到一个勉强能够继承自己衣钵的继承人之后、选择安静的结束自己的一生。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