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百零九章 许济言粮

行刑之事已领过了几日,在这之后,曹操上表天子,其中荀彧、许济、郭嘉、荀攸、曹仁、夏侯惇、夏侯渊、曹纯、曹洪、许褚、黄忠、高览等人皆尽封侯。

一时间,曹操的众多心腹,皆是入列侯之列。

后曹操心腹又连同上表,言袁绍诸多罪过,剥其大将军之职。

后众人又推曹操为大将军,领武平侯,天子纳之,此时的曹操爵位,已达到大汉异姓封爵的顶端,诸多官员之中,唯有吕布与曹操并列,同为县侯之位。

而许济也正式被授陵水亭侯,虽然被封爵乃是一件喜事,但前几日的杀戮情景还在许济脑中回想,所以对于这爵位,许济对此没有丝毫兴奋。

此时的司空府内,也就是大将军府,曹操也没有任何封侯拜将的喜悦,因为,他遇到难题了。

本来兖州、徐州两地仓库的粮草足够支撑至建安二年秋收的,只是被刘表、袁绍这一征伐,将两州的存粮消耗殆尽,如今粮草加在一起,只够用到春耕之前。

曹操愁眉苦脸,将众多谋臣心腹叫来,就是为了商议此事。

“诸位,再过月余,便是春耕,如今兖州、徐州二地的官仓,粮草已所剩无几,如今操麾下尚有三十万兵马,他们都急需粮草补充,再加上兖州屯田之民,有四十万,这么多人都需要官府来养,眼下这筹集粮草便是我等的头等大事啊!”

曹操率先将问题抛出,而众人闻言,也是在思索去如何解决这一难题。

过了良久,还是钟繇最先开口:“主公,如今若想筹集粮草,唯有于增加税赋一举。”

“不可。”还未等钟繇说完,荀彧便开口反驳了钟繇的建议:“去年兖州、豫州二地皆受天灾,百姓存粮养家尚且不足,若是再征税赋,百姓无路可活,恐激起民愤啊!”

“那能如何,难道只能让数十万将士们挨饿吗?万一军卒不得饱腹,发生兵变,到时情况将会更糟!”钟繇也知道现在增加百姓税赋,等于逼得百姓没有生路,但百姓们毕竟没有经过什么厮杀,正要发生民变,大军也可轻易平定。

但若是兵变,那情况就糟糕了,到时不仅自己内部不稳,万一有诸侯见状,从中渔翁得利,趁机出兵,那就是内忧外患,恐怕结果比起民变要来的更糟。

曹操对于二人的争论,也不知该如何去选,这时又环视众人,最后看往许济,问道:“伯雅,可有办法解这粮草之困。”

对于曹操的相问,许济先是起身回礼,接着便是沉思寻解决之法。

曹操见许济在思索,也没有催促,而是自己同样开始在想办法。

过了良久,曹操还是没有想得什么办法,而这时许济却已开口:“主公,与百姓增加税赋不可取,依济来看,如今要想解粮草之困,唯有借。”

“借?何人能借如此之多的粮食出来?”曹操闻言,却是摇头苦笑,三十万军队,四十万屯田百姓,加上还有麾下百官的俸禄,若是要借粮,最少得借六七十万斛,才能撑到秋收,天底下谁有这么多粮食可借。

“主公无粮,百姓无粮,但却还有别人有粮。”

“噢?”曹操听许济之言,似乎想到了从何处借粮,于是接着问道:“伯雅,到底是何人有粮?”

“兖、豫、徐三州的世家,依济计算,这三州世家中,有足够粮草让主公摆脱眼下困境。”

“他们会借吗?”曹操对于这些世家拿粮食出来,倒是有些疑虑,不敢确定,这些世家会不会帮助自己。

“若是以明后两年的税赋相抵,济相信,这些世家会愿意将粮草借与主公,且还不需相还。”

“主公,万万不可。”这时荀彧再次开口,朝着曹操拱手:“若是以世家明后两年的税赋相抵,无异于杀鸡取卵,那明后两年若是再缺粮草,到时又该如何?难道到时再朝世家们收后年、大后年的税赋吗?”

“主公,昭也不赞同伯雅之议,主公治下兵民,大都靠世家税赋所养,若是明后两年没有税赋相取,那主公兵民,明后两载要靠何所养?”这时董昭亦是站出,同荀彧一同反对许济的建议。

此时曹操也将眉头皱起,因为许济的办法,的确如荀彧所说,有杀鸡取卵之嫌。

曹操没有说话,只是望着许济,想看看许济提着方法的缘由。

其实许济想的这办法,与自己穿越之前时代的抵押有些相似,只是不同于现代,那时抵押的是房产、汽车,而许济所抵押的,则是曹操的税赋。

但却又有不同,现代抵押的是自己的东西,而许济现在抵押的,却是那些世家原有的东西。

而且许济敢提此议,更重要得是,许济对屯田的莫大信心。

这时许济见曹操望向自己,脸上露出一丝微笑:“主公担心的乃是明后两年,万一世家没有税赋相交,大军恐无粮可养,主公是否?”

“不错,”曹操将头轻点,口中轻声一叹:“操的确是为此事担忧,毕竟以税赋相抵,的确有杀鸡取卵之嫌。”

“那济若是言,主公从今年秋收之后,即使不再从世家之处收取税赋,却依然能仓满粮实,不知主公觉得之前济所言的借粮之策如何?”

“哈哈,那自然可借。”曹操听闻许济这话,便知许济所言的仓满粮实,便是那屯田。

“这…,不收取税赋,如何能仓满粮实?”这时董昭问出了心头疑问。

这时厅内众人,已有人明白许济所言,只见郭嘉此时开口:“伯雅言主公无粮草之困,可是因那屯田。”

许济看着郭嘉微微一笑:“正是,济曾施屯田之时,便于一开始就计算过这次屯田究竟能产粮几何。”

曹操闻言,顿时来了兴趣,脸上满是好奇,朝着许济赶紧问道:“伯雅,若是此番秋收,操能得粮多少?”

许济转身先是环视众人一圈,接着才对曹操拱手:“若是天无大灾,且不耽搁屯田春耕,以往年收成来算,主公今年秋收,可得粮两百万斛,且那四十万屯田之民,也无需官府再出粮济养。”

“这…此言当真?”曹操这下可算激动了,两百万斛粮,是如今两年得税赋,若真是如许济计算,那自己,就真的再无粮草之忧。

“当真,若是此时可以再在那徐州行这屯田,那今年秋收,主公最少可得粮三百万斛。”许济之前在徐州时就想过屯田,只是刘表、袁绍的接连出兵,打乱了许济对于徐州屯田的计划,如今正好有个机会,便将此事禀于曹操。

此时厅内众人也被许济所言的屯田收获而感到震惊,这时也都明白,许济为何会提出用明后两年的税赋,来换现在急缺的粮食了。

“现在这徐州屯田,是否已晚?”荀彧显然现在也赞同许济用世家税赋,换现在急缺的粮草,已经认同了许济的建议。

但是对于许济现在于徐州开垦,荀彧觉得,今年倒是有些晚了,赶不上今年春耕了。

“不晚。”许济却是将头一摇,朝着曹操继续说道:“济去岁同主公去往徐州,发现徐州百姓多无良田,若是行这屯田,至少可发动二十万徐州百姓;

且徐州靠近南端,那里土地肥沃,耕犁适于此地,若是加以牛耕,至少在春耕之前,可得良田百万亩,而主公亦可得粮五十万斛。”

“好,好,哈哈……”曹操听完许济之话,立马开口大笑,接着又看向许济:“伯雅,这徐州屯田,你看何人可往?”

许济微微躬身,朝着曹操拜道:“此事由济所提,所以济往徐州。”

“这……”曹操面露不舍,开口言道:“可是操舍不得伯雅离去啊!”

“主公,此番徐州屯田,事行仓促,单单召集百姓,就将耽误不少时日,所以此行非济不可。”

“哎!”曹操闻言,便是长声一叹,见许济决心已定,便也不再劝阻,而是问起许济来:“那伯雅还需何人陪同?”

“有伯宁在徐州,济一人便足矣!”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