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一百一十七章 白鱼元帅

没有了那些河童耽误事儿,李维他们的前进速度倒是快了不少,很快就赶到了黑河滩。

虽然黑鱼大王已经死在了他们手上,但是现在这里却风平浪静,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,李维顿时表情有些怪异。

要么就是黑河滩的海妖们对于黑鱼大王的死亡并不关心,要么,就是现在它们的注意力全都被其他的事情给吸引住了。。。

李维侧头朝地佐星吩咐道:“布圆阵,沿着河岸结成防御阵型。”能不打自然最好,但提前做点准备也是好的,而且他也想看看军阵的情况。

地佐星当即慨然领命,接着语速飞快的呼喝着星兵们动起来,星兵们几乎从不开口说话,也没有什么感情流露,更像是某种智能机器人,所以他们在遵从命令方面每次都执行得非常好,甚至连半分钟都没用上,他们就已经结成了一个整齐的阵型。

手持盾牌和短兵器的星兵在前,长枪长戟稍后,这样他们可以同时攻击敌军,接着中间是一些擅长攻击而防御力不佳的斧兵,地佐星自己则居于军阵中心,坐镇指挥。

李维看了几眼,感觉还不错,如果把全部星兵都交给地佐星统帅的话,想必弓兵们也都会被安排在最中心的位置。

看到星兵们都准备完毕,铃鹿御前当即踏步上前,朝河中喊了起来:“白鱼元帅,铃鹿来了,有事情想要和你商量商量!”

她的声音清脆悦耳,在妖力的作用下,瞬间就传出了几百米,传到了河水之下。

几分钟之后,河水汹涌,接着一个由水流所组成的漩涡拉开,一身白色鳞甲,手持大刀的鱼妖,踏着滚滚波涛浮现在水面上。

在她的身后则是数十名大大小小的鱼妖,它们同样浮在水面上,随着波涛一同沉沉浮浮,只不过不是0阶就是1阶的它们,基本上就是个摆设,真要是打起来,一个照面就会被全灭的。

即使和黑鱼大王以及花鳞将军一样,都是一身鱼鳞,一个鱼脑袋,甚至还带着同样长长的胡须,但是李维也能看得出来,对方要秀气了不少,身材也更加纤细一些,可惜李维还是完全没在对方身上发现任何女性的特征。

除了颜色和大小略微有些区别以外,所有鱼妖在他眼中都是一个样,大概人类在鱼妖看来也是同样的吧。

但他旁边的铃鹿却认出了对方,她很是有些欣喜的道:“白鱼元帅,我们已经成功的杀死了黑鱼大王,非常感谢你之前对铃鹿的多次照顾!”

李维早就注意到了,铃鹿似乎从来都没有自称为我,她一直都是铃鹿铃鹿的。

白鱼元帅轻哼一声:“没什么,铃鹿,那只是各取所需而已,我们都想要黑鱼大王死。只不过,你为什么会和这些人类在一起?”

她的声音听起来像是个年轻的女性,只不过她对李维等人的态度却并不友善,在说话的同时,她也下意识的端起了武器,显然戒备心非常高。

“因为正是紫微大人帮铃鹿杀死了黑鱼大王,而且还救了铃鹿的朋友!”说到这里,铃鹿拉了拉旁边绝命鬼使凌秋雁的小手,示意那个朋友说得就是她。

“你是那天那个女鬼?”白鱼元帅顿时眼睛一缩,她认出了对方,正是对方偷窃不成,反而让黑鱼大王伤上加伤,只不过这个女鬼现在怎么有了实体?

不,现在这些已经无关紧要了,关键在于,如果不是那天对方伤到了黑鱼大王,黑鱼大王可能也就不会使用那个禁忌的法术疗伤,那自己的爱人可能也就不会死了!

想到这里,白鱼元帅不由得怒喝一声,举起大刀就要冲过来:“该死的女鬼,纳命来,都是你害死了它!”

早已经有所准备的星兵星将们虽然有些莫名其妙,但他们也纷纷握紧了武器,准备和对方开战,但是李维和铃鹿却不约而同的喊了起来。

“等等!”

“白鱼元帅,你这是为什么?”

一边说着,铃鹿已经纵身跃入河中,双臂张开,做出了一个阻挡的姿势,她似乎并不担心白鱼元帅会伤害到她。

李维也上前几步:“白鱼元帅,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?”

他已经看出来了,白鱼元帅对自己只是戒备,却并没有多少敌意,可是她对秋雁却有着莫名其妙的仇恨,这让他非常的好奇,因为白鱼元帅口中的那个它,绝对不会是黑鱼大王!

虽然心中满是愤怒,不过白鱼元帅终归无法对铃鹿下手,她只能恨恨的道:“当日如果不是这个女鬼打伤了黑鱼大王,黑鱼大王就不会用我黑河滩众多海妖的性命为引,使用那个禁忌的法术疗伤,那我的爱人也就不会死了,一切都是因为她而起的!”

李维顿时恍然,他之前就很是疑惑,为什么原本号称重伤的黑鱼大王,在战斗中根本就没有半点的伤势。

而且它当时带领的海妖部下们也全都是些炮灰级的鱼妖,一头虾兵蟹将都没有,现在白鱼元帅倒是给他解了惑,原来那些海妖全都被它自己给干掉了啊!

“不,白鱼元帅,你错了,这根本不是秋雁的过错。当黑鱼大王接受了那个禁忌的法术之后,就算没有秋雁,以后它如果因为其他原因而重伤,它也会试着使用的。”

虽然他完全不怕眼前的白鱼元帅,但是莫名其妙的替一个死掉的妖怪背锅,他是怎么也不乐意的,这件事情必须要讲清楚。

所以李维就把整件事情的经过给对方描述了一下,包括最后黑鱼大王的妖丹被吸走的事情,稍微停顿了一下,他继续说道: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你的爱人一定不是出身自鱼妖吧?而且它虽然实力不错,但平时也肯定不受黑鱼大王的重用吧?”

这些李维就是纯靠猜测了。

妖怪向来以实力为尊,一个普通的杂鱼也不太可能获得白鱼元帅的亲睐,而且就算那个不幸死掉的妖怪真的很杂鱼,身为它的爱人,白鱼元帅肯定也不会这么认为的,总之李维这么说是绝对不会错的。

白鱼元帅一开始还有些怒气,但是在听到这里之后,她却不由得下意识的跟着点头:“没错,就因为它出身自海马一族,所以黑鱼大王一直都不重视它!”

李维顿时抚掌轻叹:“所以真正错的是黑鱼大王,是给了它禁忌法术的人,而不是秋雁,你选错了报仇的对象。或者说,只是因为对方的实力太强,所以你不敢去寻仇,因此只能迁怒于秋雁?”

李维非常尖锐的指出了问题的关键,而且他也已经大概猜到了会是谁交给了黑鱼大王那种禁忌的法术,不出意外就是那个在法宝中布置了后手,然后抢走了黑鱼大王妖丹的聻妖-不老童!

铃鹿顿时就是一急,生怕白鱼元帅直接愤怒的开战,哪有这么劝人的啊?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