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2675章 池少新篇,今晚别睡了

一个翻身,池赫却是又将她给压到了身下,睡意全消,嗓音还有些沙哑:“今晚别睡了!”

最后没耐住,又被他给狠狠折腾了一回,这一次,一反常态地竟然比之前还要激烈跟火力凶猛,江年华都不知道这个男人的体力可以这么好。

但这次折腾下来,当真是将两人休息的时间给剥夺了大半,两个都是爱干净的人,洗澡自然是不必说,最后,江年华还不得不拖着无力的身躯去将床单给换了。

再躺上去的时候,她真的是只想当只躺尸了。

两个人并靠着,都没有靠得太近,气息却仿佛是最平稳交融、步调一致的。

没敢再去撩拨他丝毫,江年华只是静静地聆听着他特有的气息,小脑袋不自觉地往他身边歪了歪:“阿赫,你最近变了,变了好多好多,你都不怎么跟我说话了,我好难过的……”既然不生气了,为什么还这样半生不熟的呢?

总觉得那里怪怪地,很别扭!“嗯~”池赫的眸子缓缓地撑开,随后又缓缓地阖了上去,顺手,他还是将她的小脑袋环到了臂弯,让两个人的距离看着亲近了些:“我又不是小麻雀!”

没事说那么多话干什么?

最主要的是,目前他的确是还要冷着她些,一方面当然也是因为严谨微,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这个小女人不太长记性,而他的心底也有些情绪需要自我消化。

毕竟是个男人,池赫并不习惯把所有的都叨叨给她听,暂时也不能给她说的太明白,因为她的态度或许也会成为成败的关键,以她现在对严谨微的态度而言,她对他恐怕也不是说地那么放得下,真若放下,怎么会每次都这般牵动情绪呢?

刹那间,池赫的心思又有些按捺不住的浮动了:她会永远这么坚定地选择他吗?

那个男人对她显然是并不死心啊!这么多年后竟然还回头这得是多深的感情?

若不彻底断了两人的情愫,只怕永远都是个不定时炸弹!幸亏当初他脑门一热两人先领了证,若非占了这个先机,她现在怎么可能还这么乖乖巧巧躺在他的身下,估摸着这热情跟火辣都要去给别人了吧?

这一点,似乎都不用质疑!一股无名火突然又窜上了心头,扣着她的下颌,池赫突然狠狠地吻上了她的唇,强大力道仿佛瞬间就要将她整个吞噬燃烬一般:“年年,你是我的!”

是他一个人的!差点没被他给直接弄断了气,江年华好不容易重获呼吸,却见某人竟然少见亲昵地蹭着她的鼻头,久久都没离开,如此近距离的接触,呼吸交融碰撞,那火热的感觉丝毫不亚于刚刚的唇齿相依。

“我不会放你走,怎么样都不会!”

哪怕她的心不在他身上,她的人,他也要!所以,他们不会离婚,这辈子都不会!严谨微算个什么东西,凭什么跟他抢?

也许他错了,介意也好,心结也罢,他总不该疏远她的!可是他若不疏远,两个人之间若没有隔阂,严谨微若无缝可插,久而久之他会不会就这么蛰伏或者干脆放弃?

他若是彻底放弃、离开也还好,若是前者,眼前总飞着这么一个苍蝇,他不得恶心一辈子?

这根刺儿,当然是彻底拔掉最好,最好一次性地从她心里也干干净净地拔掉!思忖着,池赫的心思又不免有些踯躅:他到底该拿她怎么办才对呢?

勾着他的脖颈,江年华的嗓也软了下来:“我本来就没想走,是你一直在把我往外推!池赫,老公,不管别人、任何人,我们好好过我们的日子好不好?”

他们两个是围城里的人,那些围绕在墙角的男男女女,再多再多也都在城外。

只要他们心不离,就没有什么能分开他们的吧?

刻意叫了他的名字,江年华就是想她明白自己的心思跟决定,想到关琯、想到严谨微,她心里也是膈应地不行:对关琯是打心底里不喜欢,也没法产生好感,可严谨微,虽然不提,她心里也是说不出的恼愤跟复杂,她其实很清楚他这么做的目的跟意图,只是不解他那么聪明的人为何要这样?

如此执着于一己之私,像是变了个人,于情于理,这明明都是出力不讨好的事儿!如果没有这些意外跟事情,她真的会毫不考虑地投进他的怀抱,她愿意跟他共度一生!无论贫穷富贵,只要两个人真心相爱!易地而处,假若今日是她意外归来,他身边有了佳人陪伴,只要他说放弃她,再痛苦她也会坦然接受的,她还是那句话,没有谁是错的,没有谁必须为这件事负责,只是命运弄人,再荆棘再哭跪着也只能继续走下去!他现在风光无限,又已是多年淡化,他怎么还这般执?

以前,他不是这样会走极端的人啊!他现在做的这些事,真的让她很不舒服,即便他的出发点或许仅仅是因为关心她、临时起意的一点心思,但给她造成困扰跟麻烦了,她就觉得不好!“别人做什么我们管不了,可我们做什么别人也决定不了,对不对?”

“嗯!”

再度抚了抚她的秀发,池赫低喃出声:“你倒是通透!”

要是总能保持这份精明倒是好的!只是有时候是猴精猴精地,有时候又让人觉得蠢呼呼地,像是当年那场意外的隐情,估摸着现在她都连点苗头都没察觉到吧!黑暗中,不自觉地斜了她一眼,池赫突然也有些惺惺相惜的感觉:“以后你要离严谨微这个人远一点,不要太相信他的话!”

其实,一直以来,他对关思慧何尝不是?

他一直以为那场车祸她是替他挡了灾的!他曾经心动、甚至准备娶进门的女人替他丢了命,对他来说是何等的冲击与震撼?

这几年,这件事其实一直都在他心底,从未放下过。

一开始的时候,他甚至动的念头都是要代替她为她的父母养老送终的!只是没想到因为一些事情的耽搁与各种机缘巧合都错过去,这么多年过去了也就慢慢给淡忘了,没想到多年后还会因为遇到她兜兜转转还是再度被重新翻起,不管是关琯还是严谨微,两个人回来一个,这件事儿都免不了!何况现在两人还都重现了?

也许真的是善恶到头终有报,苍天究竟饶过谁!严谨微三个字俨然已经成了两个人之间的一根刺,当下,江年华的神经就敏感地抽了抽,随后她便往池赫的怀中拱了拱:“你还吃醋吗?

我已经躲着他了,没主动招惹过他!你若不离,我便不弃,我只想做你的女人!”

咕哝的嗓音软地人心一塌糊涂,是夫妻间的情话,也是两个人最亲密的耳语,江年华很清楚她眼前的这个男人何等的优秀出色,她能遇到已经是福气,她必须要好好珍惜。

而同样被她的表白震撼着,池赫加速的心跳都明显失衡了几分:“我知道,我不是吃醋,我是要你明白,单单不招惹不够,你要离他远一点!他是个男人!”

而且还是个让人有些看不透的男人!够沉得住气,能忍,够执着,这个男人绝对不好对付!看他做的这些事吧,度量把握地何等好?

今晚全程连个面都没露,什么都没说,只是给送了一盘虾,他若不是已经知道了些两人的过去,对当年的意外有所怀疑,估摸着现在肯定又要按捺不住脾气了!他这么做,其实不就是要他跟江年华离了心吗?

江年华现在可能是偏心于他的,但毕竟跟他有着多年的感情,他若是把她推远,止不定那一天她就死心了,刚刚不还对他大小声地怒吼了?

显然,江年华的心思跟忍耐度,那个男人也是有一定了解的!一次两次,这执着的小女人还真不见得这么容易放手,可三次四次呢?

谁的心也不是铁打的!其实他不用想也能知道,那盘虾肯定是有什么地方是特别的,能让她知道是谁送的!也是他疏忽了,选的那个餐厅竟然给他创造了见缝插针的条件!一般人几个能干出这种事来?

当着人家对象的面去抢人家的人?

不管是谁面对这种挑衅都得疯!两个人不当面吵一架都对不起这份感情!他若是稍微失控一点,两人的感情今晚怕又得遭遇滑炉铁,这对两个人来说绝对不是好事!这个男人好像很懂人心,听江年华的意思他平常应该不怎么找她,可每次到底出现却都又都能恰如其分、还搅地两人世界风云逆转!原本,今晚的一餐,氛围该是不错的!当时,他是控制住情绪了,可江年华显而易见地思绪乱了,这么巧出现在同一家餐厅,还有那送虾的时间几乎是在临近尾声处,是巧合吗?

全程他都没有一句话甚至没有露面,两人若真起了隔阂,哪怕江年华心里有所怨怼,真能赖到他头上吗?

只怕“一句误会”就能轻而易举地推脱掉一切、说不定还反将一军让江年华对他更生愧意呢!

为您推荐